深度专题:2022与2012当经济周期与政治周期相遇

报告导读:

在深度专题《政策与资产走势研判——从中美10年期国债利率倒挂说起》一文中,我们曾将2011年11月至2012年10月的大类资产走势作为2022年的参照和类比对象,当时也只是简单地将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内“四万亿”刺激与2020年疫后美国的天量放水和居民现金补贴以及由这种刺激引发的“类滞胀”格局进行比较。本文将就以上的这种类比或比较作一些展开和说明,尝试着从经济周期、经济增速中枢下移和政治周期相遇这个视角为市场提供一个信息量更大、阐述更详尽的周期类比思路(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总是压着相同的韵脚);

为了进行周期类比,我们首先需要对周期进行定位,而定位周期的方法也从2008年以前的经济增长和通胀两个维度(所谓的“美林时钟”)扩展至当下解释力度和适用性更强的三周期分析框架,即经济周期、货币(政策)周期和信用(信贷)周期;

借助于三周期分析框架,我们进一步将2022年的周期位置锁定为与2012年和2019年相类似的阶段,而结合经济发展规律和西方发达国家与日韩走过的经济发展历程,我们很容易联想到经济增长中枢很可能在经历过大的危机或冲击后存在逐步下移或下台阶的惯性(除非出现创新或技术进步等重大影响)。同时,考虑到2012年和2022年都是国内政治周期非常关键的年份,从政治和社会对经济的影响角度而言其可比性也相对更高;

将2020年疫情冲击与2008年金融危机作为参照和比较(疫情是对供需两端同时造成冲击,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冲击更偏需求端),叠加其后美国和国内都相继推出了天量货币宽松政策和“四万亿”刺激计划,并在危机过去后的2年左右分别造成了全球和国内经济“类滞胀”的局面,受此约束美联储当下也正在经历着2010年初至2011年7月中国央行所经历的紧缩历程;

考虑到本轮通胀海外的压力明显大于国内,国内CPI与PPI同比走势也出现了背离,我们借用与海外通胀走势相对更为同步的PPI同比见顶时间来确定2022年可类比的更准确时间段,即定位至2011年11月至2012年10月;

基于以上视角,我们能够得出经济和大类资产走势的一个参照,但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两个阶段存在着的重大差异,比如:①.2008年“四万亿”刺激后国内上游产能大幅扩张造成了2012年至2015年商品价格的持续走弱,而在经历了2016年国内供给侧改革、2018年以中美贸易摩擦为起点的逆全球化、2020-2021年疫情影响及其影响下全球物流阻塞和产业链供应链异位、碳中和以及2022年俄乌冲突等一系列供给冲击后,上游能源、资源等大宗商品的供给侧逻辑和当时显然存在很大的差异,我们暂且将这种供给侧的差异理解成了商品价格中枢或通胀中枢的上移而不是价格方向上的差异(这种理解有可能会低估大宗商品价格走势的强度而高估股、债资产价格走势的强度);②.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后,全球主要国家表现出的是一种携手共进、协同应对的积极态度,反观2020年疫情以来,全球主要经济体表现出的反倒是一种相互指责、混乱、无序和针锋相对的状态,这可能也决定了走出困境或危机需要更大的努力或更漫长的时间。


小程序
滑动查看二维码
网点向导
方便找到我们
关注我们
滑动查看二维码
看见大宗
分享大宗商品的一切
金衍君
衍生品市场观察者
官方微信
品牌公众号
秒懂期货
用通俗语言解读期货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