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修宪“灰犀牛”狂奔而来,铜矿供应面临长期挑战——“高铜价背景下,全球供需逻辑再演绎”系列报告(一)

报告导读:

智利新自由主义模式带来经济发展的背后,是日益严重的阶级固化与分配不均。具有左派政策构想的博里奇当选为智利总统证明了变革理念已经深入人心。博里奇及其政府对智利矿业的改革集中在发展“绿色矿业”,注重环保问题,收紧矿业开采等。从制宪大会公布的提案看,主要有三个提案与矿业有关,分别是铜矿国有化、提高采矿业的税收以及高度重视矿山的环境保护等,这将影响到智利铜矿的生产。

首先,智利铜矿收归国有的进程中,将降低矿企资本支出意愿,进而导致铜矿产量回落。假设矿企的资本开支不是为了扩大再生产而主要是维持现有铜矿的正常运营,则粗略测算数据显示,智利剔除Codelco和Antofagasta后的资本开支和剔除Codelco和Antofagasta后的铜矿产量正向相关,这就意味着外资控股的矿山大幅减少资本开支后,智利铜矿产量有可能出现较为明显的回落。

其次,智利提高铜矿特许权使用费,将明显提高铜矿的生产成本。智利提高铜矿特许权使用费后,智利有可能成为众多铜矿生产国中开采赋税最高的国家,铜矿企业将被迫审视当前和未来智利矿业投资的可行性。同时,智利矿企的利润将遭到明显压缩,也会影响到铜矿的资本开支。矿山资本开支的很大一部分来源于企业利润,在企业利润难以有效增长的情况下,铜矿企业的未来资本开支大概率受到限制,进而影响到铜矿的生产。

再次,智利环保提案危及铜矿生存。智利北段是全世界最干旱的沙漠阿塔卡玛沙漠所在地,但同时也聚集着智利的大型铜矿。如果按照环保草案的要求“1993年前的矿山和项目在禁止区域比如冰川和土著土地上的矿权将被吊销”,智利北部将会有超过200多万吨的铜矿的生产受到影响甚至停产。

智利铜的生产对全世界铜的供应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2021年智利铜产品出口量占全球原生铜的比重较高。智利铜矿产量的减少影响的是全球铜的供应,根据现有的数据测算,智利铜矿产量下降17个点,全球铜矿供应将进入缺口状态。这将有可能严重冲击全球铜精矿和电解铜的供应,导致全球范围铜产品供应紧张,利好中长期铜价。

需要注意的是,智利民众虽然对改革存在较高的热情,但是对损害国内经济的改革方案有可能比较谨慎。矿业的提案也有可能被反复修改,最终在完成改革目标和对经济冲击最小的博弈中找到平衡点。我们预计,智利铜矿国有化的提案大概率不会实施,但偏激进的矿业权利金法案实施的可能性很大。同时,矿山环保的提案也有可能在反复修改后被纳入宪法修订草案,矿山的环保监督将更加严格,但不会危及矿企的生存,这将有可能逼迫矿山企业增加环保支出。整体来看,最终提案依然将提高铜矿的生产成本,压缩矿企的利润,进而影响到铜矿的中长期供应。


小程序
滑动查看二维码
网点向导
方便找到我们
关注我们
滑动查看二维码
看见大宗
分享大宗商品的一切
金衍君
衍生品市场观察者
官方微信
品牌公众号
秒懂期货
用通俗语言解读期货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