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社会冲突和政府加税,铜矿供应面临威胁——“高铜价背景下,全球供需逻辑再演绎”系列报告(二)

报告导读:

秘鲁通胀大幅上行引发国民不安,导致秘鲁发生激烈的示威游行和社会暴乱,最终冲击了Cuajone铜矿、Antapaccay铜矿以及Las Bambas铜矿等的生产。秘鲁社区对铜矿抗议的原因和诉求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获取矿山利益的分配,包括直接要求分享矿山利润和获得补偿。二是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和生活用水的供应。矿山附近社区可以通过保护环境的法律和《土著居民预先咨询法》的相关内容,向矿山提出非常高的价码,以获取更大的利益。秘鲁社区的两大诉求在短期内难以得到解决,后期不同社区的抗议活动不会停止,将有可能持续扰动秘鲁铜矿的生产。根据当前秘鲁社区抗议的频率和对铜矿生产扰动的强度测算,秘鲁2022年铜矿产量为212万吨,较2021年减少约17.8万吨,且远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250万吨。

秘鲁政府试图通过提高矿业税解决社会问题,但这将限制秘鲁铜矿长期投资和供应。秘鲁左翼新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上台后,正努力推动年底前通过采矿业税收改革立法的计划。秘鲁矿山的资本开支和产量存在正相关关系,如果铜矿利润的变化同比例反映到资本开支上,则秘鲁提高3%的矿业税,将有可能每年压制在产铜矿6-8万吨的产量。往更远期看,市场预期秘鲁提高矿业税将使秘鲁丧失矿业投资的优势,有可能在长期阻碍新采矿项目的投资,威胁未来铜矿产量的释放预期。

秘鲁铜矿的生产对全球铜的供应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秘鲁铜矿以出口为主,测算2021年秘鲁铜矿出口量为223.9万吨,占全球原生铜供应的比重达到10.78%,处于较高的水平。秘鲁铜矿出口目的国主要为重要的铜需求国,其中每年向中国出口的铜矿占总出口量的比重超过70%。秘鲁铜矿产量的下降对中国铜供应的影响更为明显。根据现有数据测算,理论上如果社区抗议导致秘鲁铜矿供应减少17.8万吨变成现实,则2022年中国铜产量的增速将由5.25%下降至3.47%,中国铜的供应缺口有可能扩大。在此情况下,中国有可能增加全球其他地区铜精矿和电解铜的采购,从而导致全球范围内铜产品供应更加紧张。从更长周期看,秘鲁提高矿业税在理论上将威胁每年6-8万吨铜矿的释放,中国铜产量有可能持续受到秘鲁铜矿供应受限的压制。


小程序
滑动查看二维码
网点向导
方便找到我们
关注我们
滑动查看二维码
看见大宗
分享大宗商品的一切
金衍君
衍生品市场观察者
官方微信
品牌公众号
秒懂期货
用通俗语言解读期货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