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专题:人民币汇率展望 ——从2014-2016和2018-2019年说开去

报告导读:

2005年7·21汇改以来,人民币总体处于大的升值周期之中,这与入世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是一脉相承的(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而人民币汇率大的贬值周期主要经历了两轮,分别是2014-2016年和2018-2019年。回顾这两段历史,或许对我们判断当下的人民币汇率能提供一些启示:

USDCNH于2022年3月1日最低点6.3071元/美元快速升至5月13日的6.8364元/美元,累计最大贬值幅度为8.39%,从贬值持续的时间和累计最大贬值幅度来看跟前两轮不能相提并论;

从美联储加息的路径来看,目前仍处于紧缩的前中期,经济和通胀可能正处于顶部区间,年内美国经济深度负增(明显衰退)的可能性较低;

从国内的经济基本面来看,如果剔除4月份疫情影响下的异常值,后续外贸仍存在回落的压力,而社融存量增速的形态很可能跟2016以及2019年3、4月份前后的形态比较相似(这只是目前的预判,后续需要持续跟踪修正),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可能底部缓慢企稳,“稳增长”仍是主旋律;

从市场情绪面来看,俄乌冲突的影响趋于淡化(虽然对于国际局势而言仍是“不确定”性的来源),而疫情中由“动态清零”衍生出的对中长期问题的讨论也于4月25日前后达到高潮(对应的市场行为则包括朋友圈广为流传的“万绿丛中一点红的A股板块配图”),4月29日政治局会议对市场情绪的影响与2018年11月2日的民营企业座谈会有异曲同工之效,眼下疫情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也基本处于末期(目前上海已经开始分阶段复工复产,6月将逐步解封),后续对于国内经济而言主要存在的疑问包括财政端仍未解决额度新增的问题,信用端仍未解决居民部门收入预期的顾虑;

总结下来,后续人民币汇率(USDCNH)很可能将步入月线级别的双向波动之中(如图5),最后给出一张纯技术面的对比图(如图6)。

可能存在的超预期的点:i)国内刺激政策超预期,经济V型反转;ii)美国经济年内步入深度衰退,联储由紧缩转向宽松;iii)疫情变异等使得海外再度收紧户外活动政策,而国内“动态清零”下继续享受全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红利”;iv)国内利率大幅上行,中美名义利差重新拉大;v)政策面的积极干预可能会削弱人民币汇率的贬值压力(既有“二十大”的因素,又有“稳定预期”的考量),USDCNH本轮贬值幅度可能小于前两轮(如图7)。


小程序
滑动查看二维码
网点向导
方便找到我们
关注我们
滑动查看二维码
看见大宗
分享大宗商品的一切
金衍君
衍生品市场观察者
官方微信
品牌公众号
秒懂期货
用通俗语言解读期货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