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势下军工备受关注,贵色金属影响几何?

报告导读:

2022年年初,一场俄乌危机掀开了和平湖面下暗藏的重重冰山,大国博弈搅动世界格局,亦在金融市场泛起阵阵涟漪。贵金属及有色金属作为古老的金融资产以及生产的必备原材料也被迫入局,改变了原有的周期轨迹。而当下,佩罗西窜访台湾似再向水中投下重石,局势紧张下究竟会掀起怎样的波澜我们不得而知,却可通过历史的信号去寻找蛛丝马迹。

在军工行业中,铜、镍、银等是运用较为广泛的金属,本文详细梳理了各有色金属在军工中的用途。其中,军用装备用铜主要以铜和铜合金的形式存在,如子弹壳普遍采用黄铜、装备中的叶片和齿轮等耐磨零件使用的是锡青铜、军舰的螺旋桨使用铝青铜或黄铜、火箭或导弹的弹体使用铝铜镁系高强度合金材料等,通过测算,得出全球军工领域对铜的消费量为167万吨左右,约占全球铜消费量的6.6%。白银一般会以银浆、银合金、银氧化物的形式在通讯电子、武器制作和电池动力装置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从用量上来看,1970年代战争时期美国军工用银占其本国白银总需求的比重约为27.6%,近代随着白银需求量的增加,27.6%的军工用银量或有变化,定量上难以计算,但是在世界白银协会与Metal Focus公布的《World Silver Survey》中,2020年与2022年均提到白银在军工和航空航天行业中的运用有所增加。军工领域对精炼镍的需求主要体现在高温合金的消费,对精炼镍消费占比约为6.0%以上,消费量呈现稳中有增的态势。

战争对贵金属的影响,主要是由避险这一情绪传导的。然而我们往往将避险因素对黄金带来的支撑称作脉冲性影响,黄金终究将回到其本身利率定价框架中,若要形成趋势性上涨行情,还需配合全球货币政策周期共同主导。对工业金属来说,战争的影响往往是供需双侧均有的,这取决于受影响国家属于资源需求方还是资源供给方。横向对比战争前后有色及贵金属共8个品种的价格走势,可以看出战争初期贵金属的避险属性会对价格带来明显上涨动能。从战前表现分析,基本金属价格往往上涨,而战时一般呈现下跌趋势,战后则又恢复上涨行情。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仍需结合具体的政策和市场环境进行分析,倘若宏观影响和微观基本面形成有效共振,则金属或走出显著的趋势行情。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战争常常伴随着高通胀的到来。一般来说战争时CPI上行概率较大,战争结束后CPI下行概率较大,食物的紧缺、能源的需求爆发、供应链断裂、劳动力人口减少均可能推升通胀。而现阶段,通胀对贵金属和有色的影响更是拔高到了空前的高度,通过影响货币政策反作用于各类资产,货币政策紧缩成宏观主叙事逻辑。当下,联储9月加息预期再达75bp,8月10日的CPI数据将是近期最为核心的宏观扰动变量,倘若彰显超出市场预期的韧性,或将重置现有的加息节奏和终点,为贵金属和有色金属带来新一轮压力。


小程序
滑动查看二维码
网点向导
方便找到我们
关注我们
滑动查看二维码
看见大宗
分享大宗商品的一切
金衍君
衍生品市场观察者
官方微信
品牌公众号
秒懂期货
用通俗语言解读期货
在线客服